您的位置: 首頁 > 周刊 > 文化 > 首都文化消費

實體書店“無人零售”的喜與憂

出處:首都文化消費周刊 作者:記者 盧揚 鄭蕊 網編:尹文武 2017-09-18

2s001

琳瑯滿目的書籍、往來服務的店員,是大部分讀者對實體書店的印象,但若書店里只有書籍而不再有店員的身影呢?北京商報記者觀察發現,現階段國內不少地區均已出現無人書店或是提供自助消費的書店,讓讀者感受到一番別樣且新奇的購書體驗,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書店的人工成本,但在這些新奇感背后,圖書破損或逃單等情況也不時出現,成為無人書店經營過程中難以避免的問題。

交易便捷只需兩分鐘

一家名為“誠信驛站”的書店日前在海口市秀英區開業,該書店由中共秀英區委宣傳部主辦、海口新華書店有限公司承辦。從表面上看,“誠信驛站”書店并沒有特別之處,但與大多數實體書店有所不同的是,“誠信驛站”書店實行的是“無人收銀、無人找零、自助交易、自覺買單”的模式。

觀察“誠信驛站”書店可以發現,靠墻的書架上擺放著各種類別的圖書,不僅有社科類圖書,也有少兒圖書、生活類圖書等,但書店無人值守,當讀者選擇好想要購買的圖書后,并非將圖書帶到收銀臺進行付款,而是按照標示的價格直接將現金投入店內放置的收款箱內,或是通過微信、支付寶等方式掃碼后進行線上支付,從挑選到結算的整個過程均為自助,工作人員僅負責更換和整理書籍,減少了書店經營的人工工作量和人力成本。

自“誠信驛站”書店出現以來,吸引不少讀者的視線。“90后”讀者肖紅在體驗后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此前去書店均是人工結算,人多的時候難免需要排隊并占去部分時間,但自助結算、無人零售的方式就能跨過排隊等待直接完成購買,除了使用現金外,線上支付的操作也很便捷,整個過程不到兩分鐘就能完成,省去很多麻煩”。

逃單現象難避免

無人零售的實體書店,讓讀者體驗到便捷的購書過程,但也正是因為這種自助型的交易方式,交付款過程沒有書店專人負責,也難免發生逃單的情況。據海口市新華書店有限公司總經理李川透露,“誠信驛站”書店在正式營業前,曾在8月進行了20天的試營業,其中使用現金支付的最多,比例達到75%,使用微信和支付寶支付的比例則分別為20%和5%,而在試營業期間,共回收銷售款75%以上。

在獨立書店經營者唐勇看來,“若單從崗位設置來看,因不用特意安排收銀崗位,實體書店在人力安排上能減少工作人員數量,尤其是那些連普通店員也未安排的書店,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人力成本,但隨之出現的逃單等情況也會為書店帶來損失,再加上店內缺少人員看管,圖書破損也會不時出現,多種情況之下,不好說究竟是成本降低得多還是實際損失更多”。

除了逃單外,鑒于服務逐漸成為實體書店的重要一部分,如何能在無人值守的情況下保證服務質量也成為讀者關注的問題。讀者徐淼表示,“雖然不少讀者不希望被打擾,但購書過程一旦遇到問題還是會需要工作人員的幫助,比如想知道店內是否有心儀的圖書及其準確擺放位置,或是書架上的圖書已有破損需要從庫里調換一本新書,再或是結算過程中出現問題等,很難讓讀者自助解決”。

復制仍需因地制宜

現階段無人書店的模式已引起業內的討論,且全國多地出現相似模式的書店。其中位于長沙的飛帆舊書店、坐落在上海的誠實書店等也均是無人書店,而內蒙古新華發行集團開辦的首家無人值守書店“益友書屋”也于日前正式營業。

面對無人值守可能會出現的逃單等問題,不同實體書店也各有對策,以“益友書屋”為例,該書店采取自助結算機,可自動掃描出圖書信息并形成付款二維碼,待手機掃碼并使用微信或支付寶付款后,門禁系統會自動識別并打開門。

“目前部分無人書店已經成為網紅書店吸引了不少讀者,同時確實也有部分書店經營者想嘗試無人書店的想法,逃單等情況也可以逐步通過技術手段解決,但究竟是否采用還需根據書店實際情況因地制宜,像大型書店、書城嘗試完全無人值守的難度就比小型書店更大,需要將導購等配套服務完善。此外相關書店還需考慮自身所面對的讀者群,比如老人和孩子居多的書店,最好還是有工作人員值守,便于能更快更好地提供服務”,唐勇認為。

北京商報記者 盧揚 鄭蕊

进口冰球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