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周刊 > 文化 > 中國藝術月刊

我讀默涵

出處:中國藝術月刊 作者:石秀研 網編:尹文武 2018-01-18

  《小黃人風景》 65cm×80cm  

與默涵交往,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的性格,總的來說,他有著西北人特有的直爽和古道熱腸,也許是受古都西安文化的浸淫,他比一般人的性格多了一種玉石的溫潤,他從來不發脾氣,也從來不給人嚴苛的指責,遇到一些過分的話語,他也只是置之一笑。

畫如其人,讀默涵的畫,使我不禁聯想到他的性格。正如聽到《廣陵散》時,我就想到了嵇康的孤高;讀到《將進酒》時,就想到了李白的放浪跳脫;吟誦《赤壁懷古》時,我就想到了蘇軾的慷慨瀟灑;觀賞梵·高的《向日葵》時,我就想起了他的熱情單純;同樣,當面對著默涵的油畫時,我就想到了他的溫雅敦厚。

實際上藝術的審美,審的是什么?除藝術家創作的作品外,更審的是藝術家的靈魂和人性,也許藝術創作是藝術家精神的外延,這樣說更恰當一些。藝術家是一個社會在一個時期里文化締造的產物,在中國,儒釋道是中華的精髓,而默涵的氣質更接近儒家。儒家提倡“禮與仁”,有著強烈的人文關懷,默涵正是這樣一位謙謙君子,而儒家的美學基礎是善與美,默涵的畫也正符合儒家的美學規范。

首先,默涵的畫面是美的,這種美不僅表現在他筆下一個個美麗的女性形象上,更表現在他創作的意境中。首先,默涵嫡傳了劉溢西方古典油畫的繪畫技法,這種技法本身就帶著一種優雅含蓄的美感,而默涵又在此基礎上獨創出了他個人所特有的畫面美感和藝術氣韻。默涵油畫的色調是灰的,但這灰不悶,不壓抑,默涵改良了傳統古典油畫的暗沉背景,去掉了大面積的重色,把古典繪畫漸沒于暗調的人物背景,提亮了層次,削弱了古典油畫背景襯托人物的那種強烈對比與沖突,使畫面人物背景的風景和人物一樣的細膩耐看。也可能正是這種處理方式使默涵油畫少了戲劇的沖突,多了抒情的清新。

另外,默涵油畫的審美是陰性美,中國人講究陰陽,太陰,太陽,陽性代表的是力量,沖突與壯美,而陰性代表的是溫情,治療與柔美。在文學作品中,魯迅的雜文是陽性的,而徐志摩的詩歌是陰性的;在音樂中,貝多芬的第五交響曲是陽性的,而舒伯特的夜曲是陰性的;在建筑中,北方皇家園林是陽性的,雄闊且壯美,而南方蘇州園林則是陰性的,細膩并精巧。因此我把默涵繪畫的美比做是月亮,比做一首散文詩,比做一曲詠嘆調,是白玫瑰,是心頭的朱砂痣。靜靜地觀看默涵的油畫,思緒會被它勾引著回到生命的某個片段,心靈也會由躁動歸于平靜。

默涵的畫既是柔的也是善的,默涵描繪女性,卻不帶有性的暗示,默涵把情感灌輸進了他所描繪的女孩,她們是他心靈的代言,代言了默涵的愛與寬恕。在他的作品《阿曼嗒的水洼》里,默涵為小女孩創造出了一個充滿魔幻與驚喜的世界,如果沒有濃濃的父愛,是很難有畫面所展現的美好的。在另一幅作品《紅軍走過的地方》里,“文革”時期張牙舞爪的紅衛兵,在默涵筆下卻是青春的、安靜的,當別人正在口誅筆伐她們時,默涵卻寬恕了她們,寬恕了那個時代為年輕人們造成的盲目、無知與瘋狂。圣經說,人類最大的美德就是愛與寬恕。老子說,上善若水。

讀完默涵的人和畫,我略有一絲遺憾,可能是因為花未全開月未圓吧。出于這種遺憾,我滿是期待,期待著默涵藝術人生花開月圓的那一天。(作者為著名藝評家)

  默涵藝術簡歷

2008年

進入劉溢畫室

2012年11月

在北京組織成立中國新經典油畫會

2016年1月1日

受邀加入美國肖像畫協會成為會員

2016年11月

獲得美國ARC大獎賽具象類優秀獎

《春天的使者》 

 《無計囀春風》  

 《往事如歌之紅軍來過的地方》 

 《污染的城市》  

 

进口冰球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