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國際

瑞典大選埋下“脫歐”伏筆?

出處:國際 作者:記者 陶鳳 肖涌剛 網編:王巍 2018-09-13

8(瑞典大選)

未標題-5 拷貝

繼意大利、匈牙利之后,北歐的瑞典或將成為民粹主義攻下的又一堡壘。受難民危機和貨幣低迷之累,9月大選結果撲朔迷離,執政百年的社民黨遭遇滑鐵盧,新興的民粹主義政黨瑞典民主黨成為左右結果的關鍵角色。一旦瑞典民主黨進入瑞典政治核心團隊,本已焦頭爛額的歐盟內部,將不得不正視這個第七大經濟體甚囂塵上的“脫歐”呼聲。

選情膠著

從南到北,歐洲政治“黑天鵝”一一掠過。

在日前舉行的瑞典議會選舉中,各黨派候選人爭奪議會349個席位。目前統計結果基本出爐,以社民黨為主的中左翼陣營和在野的中右翼陣營均未獲得絕對多數,極右翼政黨瑞典民主黨則獲得了17.6%的選票,成為左右選情的關鍵因素。

由于瑞典民主黨持反移民和反歐盟主張,中左翼和中右翼陣營都表示不愿意與之合作。這意味著,接下來的新政府組閣將會出現諸多不確定性。

難民危機成為撬動傳統政治版圖的杠桿。統計數據顯示,瑞典近年來人口快速增長的因素中,有75%是移民凈增量,而25%才是出生人口凈增量。近日,瑞典財政大臣安德森指出,瑞典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速是歐盟國家中最低的,主要原因是人口增長緩慢和新移民就業程度有限。

實際上,過去三年,總人口不到1000萬的瑞典一共接納了近30萬難民,按人均難民接納數量來算,高居歐洲第一,是難民接收大國德國的1.5倍之多。據當地媒體報道,難民的融入情況并不好,就業率低,且令社會治安惡化。這引起了瑞典民眾的不滿,也令瑞典社會對外來移民的態度發生了根本性轉變。

瑞典民主黨正是憑借這股潮流,成為瑞典政壇異軍突起的新星。在2010年議會選舉中,瑞典民主黨贏得5.7%的選票,首次進入議會;2014年選舉中,該黨得票率升至13%,躍居第三大黨。此次選舉中,瑞典民主黨得票率繼續呈上升勢頭。瑞典哥德堡大學政治學系研究員安德烈·科科寧表示,即便瑞典民主黨最終未能參與組閣,該黨也將在議會享有更大發言權。

克朗承壓

瑞典民粹勢力的崛起同樣引發了市場擔憂。今年以來,瑞典克朗已成為全球風險情緒的領頭羊,隨著貿易緊張升級、新興市場壓力帶來的影響,瑞典克朗開始貶值。自去年秋天以來,貿易加權克朗指數已經貶值了10%,跌幅在所有發達國家貨幣中排第一。

在此次大選前,據彭博社對10位分析師的一項調查指出,如果民粹主義者成為最大的黨派,克朗兌歐元將跌至10.85歐元,這是自2009年7月以來的最低水平。盡管與預期稍有出入,瑞典民主黨還是成功縮小了與社民黨的差距,成為議會不可忽略的一支勢力。受選情僵持影響,瑞典貨幣近期持續承壓,表現低迷。截至9月10日,瑞典克朗對美元和歐元的比價雙雙下挫0.1%。過去一個月來,克朗對歐元的比價下跌幅度達到了2%。

高盛分析師邁克爾·卡希爾在一份研究報告中表示,瑞典央行鴿派立場和瑞典選舉帶來的不確定性風險,都意味著投資者應該遠離瑞典克朗。

自2016年2月以來,瑞典央行一直將基準利率維持在-0.5%。長期的負利率政策使瑞典克朗失去吸引力。瑞典的經濟數據也令瑞典央行堅信,加息并不能解決問題。7月該國服務業價格通脹年率下降至1.2%,較6月再降0.3個百分點。瑞典央行行長英偉斯認為,“如果服務業價格繼續表現疲軟,通脹目標將很難實現”。在他看來,執行寬松的貨幣政策更好。北歐聯合銀行分析師伊薩克森認為:“瑞典央行在2019年底之前不會加息。”

脫歐疑云

而在英國脫歐談判依舊僵持不下的同時,民粹抬頭的瑞典也傳出脫歐之聲。與英國類似,瑞典在歐盟中處于“邊緣”地位,它與歐洲大陸隔海相望,也并非歐元區的一部分。

與歐洲許多反移民政黨一樣,瑞典民主黨也是典型的“疑歐主義者”,提出了“瑞典脫歐”(Swexit)的口號,并號召針對此事進行公投。今年8月,該黨領導人奧克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重申了這一主張。他表示,歐盟不是在歐洲合作的方式。“我的立場是,我們應該重新談判我們作為歐盟成員國的條款,然后人民應該有最后的發言權。”

瑞典是歐盟第七大經濟體,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歐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員董一凡表示,近年來,隨著歐盟接連陷入歐債、難民、恐襲、脫歐、跨大西洋關系、周邊安全等多重挑戰,民粹主義在歐洲星火燎原、開疆擴土本身已經成為歐盟治理的一大難題。

不過,雖然脫歐會帶來一些“積極”影響,例如將不再需要為歐盟預算作出財政貢獻,可節約本國財政資源,為公共服務或減稅提供資金等,但據牛津經濟研究院報告稱,在Swexit的情況下,瑞典的實際GDP或下降4%。中右翼聯盟中的瑞典自由黨也警告說,瑞典脫歐后果將比英國更嚴重,將減少15萬個工作崗位,GDP將下降至少3000億克朗。

實際上,在經濟政策方面,瑞典主流中左翼和中右翼政治集團之間的差異并不算大。中左翼傾向于在執政時福利支出,而中右翼更有可能追求減稅,但兩者都致力于以財政規則為基礎的穩健預算。但是,歷史上還從未有左右翼聯盟聯合執政的情況。

同濟大學德國研究中心研究員楊云珍進一步表示,對于瑞典民主黨的勝利,有學者認為是瑞典主流政治家的軟弱,是他們保持一種沉默的共識文化付出的代價。如果主流政黨仍然將移民以及與之相關的犯罪視作禁忌,不敢正視國家所面臨的問題,并公開討論的話,瑞典的政治將繼續陷于極化和混亂之中。并且,向左轉,向右轉,處于十字路口的不僅是瑞典的政治,恐怕還有歐盟。

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肖涌剛/文 李烝/制表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进口冰球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