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國際

半年倒計時 英“脫歐”變“拖歐”

出處:國際 作者:記者 陶鳳 楊月涵 網編:王巍 2018-09-25

8(脫歐)

未標題-3 拷貝

兩年前,一場聲勢浩大的“脫歐”公投讓英國飛出了一只“黑天鵝”,而今,距離2019年3月29日“脫歐”的最后期限僅剩半年,英歐雙方不僅沒能和談,麻煩卻不減反增。英國工黨二次公投的聲音甚囂塵上,首相特雷莎·梅的契克斯計劃又遭群嘲,倫敦金融城的地位也在“脫歐”迷霧中搖搖欲墜。半年倒計時的鐘聲已經敲響,誰也無法預料英國最后將以怎樣的姿勢“脫歐”。

“硬脫歐”風險

英國“脫歐”再生變數。據路透社援引英國《每日電訊報》24日的報道稱,英國反對黨工黨本周將進行投票,決定在特雷莎·梅的“脫歐”方案未能獲議會批準的情況下,是否推動第二次“脫歐”公投。不過,工黨黨魁科爾賓也說,相比二次“脫歐”公投,他更愿意舉行大選。

內憂已經燃眉,外患更讓特雷莎·梅焦灼。幾天以前,歐盟領導人在薩爾斯堡舉行的非正式會議上,特雷莎·梅關于“脫歐”的契克斯計劃再度遭到反對。歐盟理事會主席圖斯克稱契克斯計劃“并不可行”,法國總統馬克龍則直接將其形容為“不可接受”。

今年7月,特雷莎·梅與內閣成員共同制定了契克斯計劃。該計劃提議英國“脫歐”后在境內設立“貨物自由貿易區”,保留與歐盟一致的貿易規則和產品標準,同時避免英國北愛爾蘭地區與歐盟成員國愛爾蘭之間出現“硬邊界”。但歐盟領導人卻認為這將破壞單一市場,給予英國企業競爭優勢,并對歐盟產生威脅。而這也成了目前英國和歐盟之間的核心分歧。

麻煩總是一環套一環,在被歐盟群起攻之之后,也有消息傳出,特雷莎·梅的首相團隊似乎準備在11月提前舉行大選,拯救岌岌可危的“脫歐”談判。彭博社隨后引述英國首相辦公室回應稱,關于首相團隊籌備提前大選的報道“純屬無稽之談”。

雖然首選團隊否定了提前大選,但種種消息透露出的危機已經不言而喻。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經濟研究部部長徐洪才稱,二次公投只是工黨的一家之言,可信程度不高,但就英歐目前的狀況而言,歐盟要價高、英國態度硬,“硬脫歐”的可能性正在加大。

“脫歐”變“拖歐”

2016年的夏天,特蕾莎·梅這位留歐派的政客從前任首相卡梅倫手中接過保守黨黨魁的擔子時,就曾明確表示,“脫歐,就是脫歐了”。然而“脫歐”帶來的沖擊已經給特雷莎·梅的硬氣打上了問號。研究數據顯示,如果當初“脫歐”公投的投票結果是留在歐盟,英國經濟將比現在強大2.1%。這意味著“脫歐”公投令英國公共財政每周減少4.4億英鎊。

此前英國獨立監管機構預算責任辦公室(OBR)也曾預計,“脫歐”將增加英國的財政赤字和公共債務,從而需要減支或加稅,或兩者并行。OBR稱,這是因為“脫歐”將導致英國在貿易、投資和移民方面更加封閉,致使稅收降低。

歐盟也難從這場風波中明哲保身,歐盟內部穩定性首當其沖。據了解,英國是歐洲最強的國家之一,首先,英國人口有6488萬,占歐盟總人口的12.76%,僅次于德國和法國;從經濟總量來看,英國GDP占歐盟的17.56%,僅次于德國;而從對外貿易方面看,英國對歐盟的進口貢獻達到14.5%,出口貢獻達11.6%。一旦英國脫離歐盟,對歐盟的經貿沖擊可想而知。

另一方面,英國離開的示范讓許多國家蠢蠢欲動。剛剛舉行完選舉的瑞典就是其中的一分子,隨著民粹勢力的抬頭,與英國一樣處于歐盟“邊緣”地位的瑞典也開始傳出“脫歐”的聲音,與歐洲許多反移民政黨一樣,瑞典民主黨也是典型的“疑歐主義者”,提出了“瑞典脫歐”的口號,并號召針對此事進行公投。此外,荷蘭、法國、希臘這三個國家中都有出現希望“脫歐”的一方。

金融城動搖

然而相比于歐盟,英國受到的沖擊似乎更為明顯。如果能找到一個地方遠眺倫敦的天際線,那么你便能一眼找到倫敦的金融心臟——高樓大廈最密集的地方就是那個“地球上最富裕的一平方英里”,匯豐、花旗、巴克萊、渣打、摩根士丹利等國際知名金融機構讓這片土地成了歐洲的金融標簽。然而在“脫歐”蒙塵的前景下,這片大廈很可能人去樓空。

然而兩個月以前,摩根士丹利已表示,由于英國“脫歐”,公司將把400-500名員工整體調離英國。路透社的一項調查也顯示,由于英國“脫歐”,位于倫敦的金融機構預計轉移及新建崗位多達5000余個。

與此同時,許多知名的跨國企業也開始出走倫敦。10月1日起,日本知名制造商松下就將其歐洲總部從英國遷至荷蘭阿姆斯特丹。隨著“脫歐”臨近,除了松下,三菱日聯金融集團、野村控股、大和證券、三井住友金融集團等數家大型日本公司都曾表示計劃將其主要的歐盟基地從倫敦遷出。

英國金融中心地位不保,法國借此乘虛而入。早在去年末,歐洲銀行管理局就決定將在2019年3月前把總部從倫敦遷往巴黎。法國也使出了渾身解數,今年7月,法國總理菲利普與200名金融界人士會面,承諾放寬金融監管、取消工資稅的邊際稅率部分、公司稅降至25%等一系列措施。

相較于種種沖擊,徐洪才提出了另一種思路。他認為,英國在歐盟的獨立性本就較強,既有海峽隔離,又使用英鎊,平時每年要為歐盟支付大約100億英鎊的費用,站在自身利益的角度,“脫歐”實際上是正確的選擇。而今的貿易問題以及愛爾蘭邊界問題,實質都是英國還想在雙方的貿易中分一杯羹,但現實的情況就是魚與熊掌不可兼得。而對于歐盟而言,如今英國出走已成事實,在“分手費”問題上當然能撈一筆算一筆,而且歐盟統一市場建設的最困難時期已經過去,目前法德等核心國的狀況也不錯,財政一體化、貿易協調性都在增強,英國“脫歐”后法國的地位也會相應得到提升,對雙方而言,影響其實并不算大。

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楊月涵/文 李烝/制表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进口冰球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