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國際

大選來臨 誰會成巴西經濟最優解

出處:國際 作者:記者 陶鳳 楊月涵 網編:王巍 2018-10-07

8(巴西大選)

未標題-1 拷貝

在前總統盧拉因貪腐而鋃鐺入獄的十幾天后,巴西大選迎來了第一階段的高潮。當地時間7日,巴西總統選舉第一輪投票即將開始,而這次巴西面臨的是前所未有的分化:十三位候選人中的十二位均被卷入不同程度的貪腐丑聞,唯一未被貪腐波及的卻又是裹挾著獨裁影子的極右勢力。在經歷了持續幾年的經濟危機,國內經濟稍有起色的關鍵時期,不知這一波大選是否又會將巴西打回原形。

膠著大選

根據最新的民調結果,右翼總統候選人博爾索納羅的支持率位居榜首,前總統盧拉的接替者、勞工黨總統候選人阿達緊追其后排名第二。數據顯示,博爾索納羅有望在第一輪投票中獲得35%的選票,阿達的支持率則為22%。

然而根據巴西的法律,若在總統選舉第一輪投票中,沒有候選人獲得過半票數,那么得票最高的候選人將在10月28日舉行的第二輪投票中決出勝負。按照目前的民調結果,博爾索納羅和阿達很有可能進入第二輪對決,按照往年的情況,其余人預計將在首輪投票中被淘汰。

預計博爾索納羅的當選將成為大概率事件。根據民調,進入第二輪投票后,博爾索納羅預計將贏得44%的選票,并以1個百分點的微弱優勢擊敗阿達。但考慮到民調結果大約會有2個百分點的誤差率,如此看來博爾索納羅與阿達的競爭已經陷入了膠著的階段。值得注意的另一點是,支持率領先的博爾索納羅與阿達,他們的反對率也遙遙領先。民調顯示,兩名候選人的反對率分別為45%和40%。

今年9月初,因為貪腐罪名成立,巴西高等選舉法院剝奪正在服刑的盧拉參選總統的資格,當時盧拉的支持率已經大幅領先,達到了39%,而其對手博爾索納羅的支持率僅為19%。此后,巴西勞工黨宣布阿達為該黨總統候選人,將代替盧拉競選總統。有分析人士指出,博爾索納羅支持率之所以持續領先,主要是因為近年來巴西政壇腐敗問題嚴重,社會治安不佳,導致他提出的一系列主張對不少民眾具有強烈吸引力。

巴西特朗普VS盧拉接班人

在貪腐根深蒂固的巴西,博爾索納羅殺出了一條“血路”。據了解,博爾索納羅是幾位候選人中唯一沒有受到腐敗指控的,他誓言打擊犯罪、清除腐敗,而這也正是民眾在腐敗的政治體系中越發失望后看到的一抹微光。不過他的一些激烈言論仍招致了不少非議,包括仇視左派、藐視女性、反同性戀及原住民等,這也導致博爾索納羅被戴上了“巴西特朗普”的帽子。9月初,博爾索納羅在進行競選宣傳時甚至遭遇刺殺,當即被送往醫院治療。

而盧拉在放手時選擇讓阿達接棒,就意味著阿達至少在從政思路上與盧拉一脈相承,而盧拉也成為了阿達競選時的金字招牌。2003年,盧拉站上了總統的位置,而在盧拉執政期間,巴西經濟獲得了年均7%以上的持續高速增長,家庭收入累計平均增長逾32%,且巴西股指在盧拉時代累計升幅超過5倍,幾乎是唯一沒有受金融風暴波及的重要經濟體。直至2010年卸任時,盧拉的支持率依然高達80%。

然而無論誰最后坐上了總統的寶座,對巴西而言都不是一個最優解。中國社科院拉美所巴西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周志偉分析稱,近期巴西經濟會有一定波動,市場還需時間觀察。而從國家發展角度而言,博爾索納羅和阿達都不是最好的人選。相對來說,市場更偏好博爾索納羅,雖然其政策開放性明顯,但未來的經濟表現還與其執政情況有關。值得注意的是,博爾索納羅背后是一個小黨派,其他黨派支持他只是因為反對勞工黨,想要阻止后者重返政壇,因此博爾索納羅的一些政策理念能否在議會獲得通過還不一定。而阿達則會延續盧拉的政策,這也意味著社會政策的貫徹將會加劇目前巴西財政赤字及巨額債務的壓力,長期來看對巴西經濟更為不利。

不輕松的任期

膠著的選情、不明朗的政局讓剛剛“觸底反彈”的巴西經濟為之一振。不久前,巴西央行發布季度經濟報告,下調今年巴西經濟增長預期至1.4%,而在這之前的目標則是1.6%。上個月初,國家博物館的一場大火更是燒出了巴西的經濟困境。截至2017年,巴西政府部門債務總額已經達到GDP的74%。受此影響,公共服務部門經費一再削減。

與此同時,一場席卷新興經濟體的貨幣風暴也沒忘記巴西。2018年以來,巴西雷亞爾再度出現大幅貶值,雷亞爾兌美元一度貶值17%。此外,上月末,巴西地理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6-8月,巴西失業率為12.1%,較上一統計周期下降0.2個百分點。但在這期間,仍有1270.7萬失業人口,還有670萬人處于不充分就業狀態,這一數字同比增長了8.9%。

自2014年經濟陷入蕭條以來,巴西人均GDP降低了9.6%,經濟不景氣,物價飛漲,匯率貶值,失業率攀升讓這個曾經的金磚國家黯然失色。而在這背后,是巴西對歐美等國家的嚴重依賴,對外貿易的單方面自由開放讓巴西的支柱產業成為外國企業的傀儡,多年積累的財富也流失到了國外。經濟的結構性問題也始終困擾著巴西,鐵礦石、煤炭等能源的豐富讓巴西習慣了靠天吃飯,制造業高昂的成本及技術的落后且缺乏投資拉動又讓巴西失去了飛躍的機會。

周志偉認為,巴西近兩年稍有起色的經濟表現是否能夠持續還存有疑問,而此前巴西的經濟滑坡與其政治危機已經形成了惡性循環,解決經濟問題要先穩定政治局面,但在這方面,無論是博爾索納羅還是阿達都欠缺使政治和經濟恢復平衡的能力。對于巴西而言,對內經濟疲軟、失業率高企、吸引投資能力薄弱,又面臨著產業結構升級調整的攻堅戰;對外中美貿易摩擦雖然能夠在短期提振巴西的農產品,但其第二大、第三大貿易伙伴分別為美國和阿根廷,前者已經開始表露出對巴西封閉的不滿,后者又在貨幣危機中自身難保,再加上全球流動性的持續緊縮,目前的巴西已經陷入了內憂外患的緊張局面。

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楊月涵/文 李烝/制表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进口冰球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