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周刊 > 產經 > 體育產業

李曉鳴:滑雪場盈利不能僅靠時間衡量

出處:體育產業周刊 作者:記者 方彬楠 實習記者 馮碩 網編:王巍 2018-10-09

高春艷/攝

“十一”過后,滑雪場迎接2018年營業季的籌備進入了沖刺階段。伴隨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臨近以及體育消費升級,冰雪運動得到了越來越多消費者的青睞。以北京為例,每年冬天的營業季,各大滑雪場人頭攢動,生意很是紅火。如果從單季來看,很多滑雪場能夠實現盈利;但如果按投入及產出的總盤子計算,國內的滑雪場盈利有限。投入大、回報周期長,滑雪場是樁好生意嗎?對此,北京市滑雪協會主席李曉鳴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獨家采訪時表示,我國需要的是規模化、龍頭化、集團化的滑雪場。同時,通過做好基礎工作,進而帶動更多的人參與冰雪運動,以帶動相關產業、相關行業的發展,才能解決滑雪場盈利難題。

要盈利需帶動相關產業

“從雪場的整體投資來看,由于雪場投資體量龐大,目前我國的雪場盈利有限;但從雪季盈利來看,雪場可以實現略有盈利的狀態;從單一雪季來看,雪場是可以實現盈利的。”李曉鳴認為,滑雪場盈利的關鍵點在于帶動更對的人參與冰雪運動,以帶動相關產業、相關行業的發展。

據李曉鳴介紹,目前我國的滑雪場運營成本很高,例如租賃滑雪場地、人工成本的增加等,都直接導致了雪場運營成本增漲。“看待雪場是否盈利,我們還需變相的、多角度的考量,不能僅靠時間來衡量”。

同時,李曉鳴表示,對我國而言,也并非是雪場越多越好。我國需要的是規模化、集團化的雪場。他特別警示,一定要防止借發展滑雪而建房地產的行為,“這一點目前在崇禮就較為明顯”。

行業急盼政策規范

隨著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臨近,有關冰雪賽事將在北京舉辦很多,例如:今年冬天北京將舉辦首屆北京市冬運會等賽事。如何辦好這些賽事?李曉鳴對此表示:“應該著眼于規范化。特別是目前青少年參與冰雪的人數較多,然而,我們的賽事卻還不規范。”

李曉鳴舉例進一步解釋說,作為我國冰雪運動發展的典型,目前北京有22家雪場卻沒有具備舉辦高檔次青少年滑雪比賽的場地。這就需要“提質升級”,包括對賽事的場地、對賽事的要求、對滑雪賽事軟件硬件的相關標準以及滑雪賽事的雪道設置等。“所以,政府急需出臺相關于賽事的規范標準,從而來提高冰雪賽事的質量和檔次。同時,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國標中對能滑雪就是雪場的定義是相對滯后的”。

冰雪運動尚需法制化

事實上,由于我國冰雪運動起步較晚,發展基礎比較薄弱,目前我國的滑雪運動和一些冰雪發達國家相比尚存較大差距。在李曉鳴看來,這是冰雪發展的正常現象。因為包括西方一些發達國家,在當初發展冰雪運動的時候,也是面臨著同樣的問題。

“我國冰雪運動要想趕超發達國家,首先是要有大量的群眾基礎,有大量參與冰雪運動的人群作為保障。”李曉鳴坦言,此外,還要努力學習冰雪運動發達國家較為成熟的先進理念、管理經驗、規章制度,包括我們的冰雪場地的建設規劃。“結合我國的國情,結合我國的特點來吸收、借鑒,從而促進冰雪運動的發展,實現彎道超車” 。

對于我國冰雪運動的發展,李曉鳴提出了兩條建議:一是大規模的培養冰雪運動的愛好者,要有更多的人參與冰雪運動帶動相關產業、相關行業的發展;二是重點加強冰雪運動相關基礎性工作,例如法律法規、規章制度,從而推動我國冰雪運動走上法制化道路。

在李曉鳴看來,我國冰雪運動正處在起步發展階段,還需要做好頂層設計,推動大眾冰雪運動和競技冰雪運動做到同時前進、同時進步。同時強化冰雪運動發展方面相關的法律法規、產品標準、規章制度。

北京商報記者 方彬楠 實習記者 馮碩/文

更多內容請掃二維碼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进口冰球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