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周刊 > 文化 > 文化創意

文化金融的困局與破局

出處:文化創意產業周刊 作者: 網編:王巍 2018-10-18

從悄然興起到趨于理性,伴隨著國內文化產業發展步調的調整,文化+金融也發揮出日益重要的作用。作為第十屆文化創意產業投融資論壇壓軸環節的圓桌對話,邀請到來自銀行界、投資界、文化界、教育界的六位重磅嘉賓,同臺熱議當下文化金融的困局與破局。

中央財經大學文化經濟研究院院長魏鵬舉:

文化融資要快速發展更要健康發展

資本對于社會文化的影響,不僅僅是經濟意義上的融通或者資源配置,這是現代市場經濟下金融最本質的特征,金融文化對接最重要是希望金融能夠發揮融通和更高效的資源配置,同時資本也是深刻改變社會以及人與人關系的一種媒介,這是西梅爾在《貨幣哲學》里面非常重要的闡釋。金融在文化領域的作用不只是錢的問題,還涉及到對整個文化領域非常深刻的改變,或者說文化金融以及文化領域的PPP,不僅是融資問題,其實已變成政策問題,變成一個文化發展的方式問題,變成一個既融資又整合資源,也融通文化創造力、生產力的過程。

就文化金融本身而言,一方面要快速發展,另一方面更要健康發展。文化與金融對接,首先要考慮的就是風險的識別、風險的分擔、風險的管控,這是發展文化金融過程中應放在首位的要素,而不只是推動文化金融的快速發展,或者推動文化金融的創新。

杭州銀行北京分行行長陳嵐:

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

盡管近些年來IP概念很火,但優質IP的價值難以交易變現,這是文化企業在融資過程中普遍遇到的大難題。杭州銀行之所以堅持在文化領域深耕,是因為我們有著一個初心,就是想做文化圈內的金融人。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近些年來杭州銀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設立專營機構。2013年成立了全國首家文創支行;2014年在北京成立石景山文化支行;2016年成立首家科技文創金融事業部;2017年12月,則成立了北京的文化金融事業部。為什么要做這些專營機構?就是要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讓專業的人才能夠沉淀在這個領域。此外,杭州銀行近年來還通過多種形式鼓勵銀行從業人員積極投放這些中小微企業。然而在此過程中,我們做的最多的,也是我認為最重要的,就是產品創新,一方面通過一系列差異化政策,更好地服務于文化類中小微企業;另一方面,則在專業性上幫銀行把把風險關。

北京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副院長陳少峰:

投資重點應在企業而非項目

文化金融的重點應放在企業,而不是放在項目。現在有很多人做很多項目、投資項目,但很多項目都帶有較大的不確定性,且相較于投資一家有積累的企業,投資項目的風險更高,尤其對于文化領域而言。在我看來,投資企業一定要投有積累的企業,以大多數國內影視公司舉例,現實情況是如果該公司在一年時間里推出了兩部大片,那就能實現盈利,如果沒有推出項目,就會出現截然相反的結果,但是好萊塢不一樣,比如迪斯尼,今年的很多收入都來自于去年,甚至是20年前、30年前、50年前,這意味著該公司是一輩子吃IP的創造價值,因此公司的風險很小,有一定的積累,就算差也差不到哪兒去。

此外,金融機構現在也存在兩大問題,第一是多數沒有長期投資,很多私募基金都是三年、兩年,文化產業的項目還沒做出來,就已到時間。我認為國家層面可以批準銀行推出一個專門的投資事業部,這其實是一個很好的做法。

新元智庫及麻辣娛投創始人劉德良:

文化金融需產業鏈化

我國文化金融的發展在過去實現較為輝煌的成績,但目前已經進入到瓶頸期,原因則是在現有的金融體制內,能夠想到的辦法都想過了,能夠實踐的方式也都實踐完了,商業銀行能夠想到的金融工具和金融服務的創新方式,也已都開始使用。

那下一步怎么做?在我看來,如果想解決產業資金需求,必須要以產業鏈金融的方式去解決。除此之外,現階段已經來到大數據的時代,因此在文化金融方面,若從科技的角度來看,還表現得不是那么明確,也沒有那么先進,所以在這一方面,可以再進行深入思考。包括人們現階段可以看到很多網絡經營的產品,比如網上銀行可以實現向淘寶、天貓里面的店鋪經營者提供網絡服務,同時很多銀行也都通過第三方進行合作,開設業主貸等服務,這都是面對企業經營者或者企業的貸款產品。因此在推動文化金融的發展過程中,或許也可以把互聯網科技進行更為深入廣泛的應用。

考拉閱讀創始人兼CEO趙梓淳:

金融要發揮好文化產業助推器作用

考拉閱讀所做的業務是分期閱讀,由于該業務在國內較新,因此2016年公司剛成立的時候,在融資方面遇到困難,創投行業會有工作人員就分期閱讀是不是真的市場剛需、是不是能真的進入到校園、能不能讓中國的孩子用上、使用后是不是真的能提升孩子的閱讀能力或者語文學習成績、是不是真的能有商業化變現等方面不斷詢問。但是由于此前完全沒有任何可參照、可借鑒的模式,因此很難有準確的回答。得益于現階段中國雙創的氛圍或是創投的環境,多種路徑的融資讓公司有能力真正扎根到很多校園里。如今國內有將近300萬名小學生在常態化閱讀,每天有大概近100萬名小學生在用考拉閱讀,真正地讓閱讀成為了孩子生活中的一部分。

目前很多人都在談論文化產業是不是真的可以與技術、金融相融合,在我看來,這有點類似于火箭起飛,技術可類比為文化企業發展所需的新型燃料,金融則是助推器。

北京時代影響力影視文化有限公司CEO郭婷婷:

提升自身造血力是關鍵

無論是企業自身發展,還是吸引投資,企業自身的造血能力一定要足夠強大,這一點尤為重要。作為一家影視公司,融資過程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做一個項目平均年限是三年,且在這三年的時間里幾乎顆粒無收,每當在這個時候,如果與金融機構進行合作時,對方能給予稍微長一點的貸款年限,能對企業發展起到不小的幫助。

此外,我們目前也在探索如何將私募與銀行貸款更有效地結合在一起,并與相關金融機構進行磋商,但這條路現在還沒有打通,我們一直在跟杭州銀行進行磋商。我們本質上還是一個投資公司,投資電影等作品,目前電影行業和電視劇行業遇到了空前的寒冰時期,到現在為止放了48筆投融資,這是很吃驚的一個數字,但是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下一段時間里電影投資會更好做,因為當投資機構都撤去以后,能做0-1階段資金的是導演和編劇們,即真正持有核心創造力的人群,而在0-1階段投入的幾百萬元,他們也會更為珍惜。北京商報記者 盧揚 鄭蕊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进口冰球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