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周刊 > 財經 > 互聯網金融

現金貸“出海”難題

出處:互聯網金融周刊 作者:記者 崔啟斌 宋亦桐 網編:王巍 2018-10-23

未標題-2 拷貝

2017年在國內監管不斷趨嚴的情況下,不少金融科技企業紛紛將目光投向印尼、菲律賓等消費金融業務不發達的東南亞國家,快速輸出成熟的現金貸商業模式。一年多時間過后,熱潮開始降溫。有業內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目前部分當地監管已經趨嚴,導致企業海外業務出現了一定程度的收縮。在分析人士看來,經歷前期的機構數量擴張之后,“海外現金貸”企業正迎來洗牌期。

“海外”現金貸降溫

2017年,國內一批金融科技公司紛紛將目光投向東南亞這片“藍海”市場,快速輸出成熟的現金貸商業模式。這股熱潮一直持續到今年上半年,包括閃銀、掌眾等國內金融科技公司也已深耕其中。業內人士戲稱,“仿佛一夜之間,東南亞全是中國現金貸公司”。

范強(化名)是一位在印尼做現金貸業務的金融科技公司業務員。2017年,在公司有意布局東南亞時,范強看準了這片“藍海”市場,主動自薦去印尼拓展業務。“剛進入印尼時,在沒有做任何推廣的情況下,我們的日活躍用戶就以每天3000的人數往上遞增。”范強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但隨著越來越多的企業涌入,市場魚龍混雜亂象叢生,居高不下的資金成本,以及流量瓶頸難以逾越,印尼這片藍海市場似乎也不那么友好。范強說道,“雖然前期吃到了甜頭,但印尼當地并沒有像國內一樣成熟完善的風控、借款人審核甚至只能依靠人工通過電話核實信息,經常會出現假的借款人地址,這些情況都沒法兒催收”。

然而,隨著當地監管的趨緊,這股熱潮有降溫的趨勢。一位在東南亞有業務布局的金融科技公司負責人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目前當地監管確實嚴了,印尼金融服務監管局要求相關平臺先申請沙盒測試。受此影響,業務出現一定程度的收縮。

此前,市場消息稱,印尼當地監管部門已經在著手制定小貸方面的牌照,原定于12月底出臺,但目前還沒有確切政策。據印尼金融服務監管局8月時表示,將繼續對金融科技行業進行嚴格監管,因此撤銷了5家金融科技公司的經營許可證。這使得中國互金平臺在當地直接開展現金貸業務的操作難度有所提升。針對目前企業遇到的痛點以及未來是否還有其他布局計劃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采訪了多家已布局企業,但上述企業均表示不便回復。

但據多位行業從業者透露,印尼當地的壞賬率,甚至會比國內高出30%。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介紹稱,現金貸最受詬病之處體現在兩個層面:一是借款人層面,主要問題是畸高利率加重借款人負擔、非法催收影響借款人人身財產安全且擾亂社會秩序、多頭借貸大幅提高借款人杠桿率等;二是金融體系安全性層面,主要問題是資金來源渠道有待規范、業務發展缺乏實質杠桿率監管、潛在不良風險突出、風險可能經由助貸模式轉移至傳統金融機構等。

業務布局存難點

事實上,梳理國內互金企業的出海路徑,可以發現,泰國、印尼、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成為海外布局的重點。在分析人士看來,中國的移動支付領先全球已經證明,越是信用卡普及的國家,移動支付普及越難。因此,中國互金企業出海,并不首先考慮歐美發達國家,而是與中國國情相似的發展中國家。舉例來說,印尼現有的2.6億人口中,僅有6%的人口有信用卡,但當地居民消費多于儲蓄,借貸需求較高;柬埔寨的1500多萬人口中,擁有銀行賬戶的約為17%,信用卡普及率不到0.3%,但卻有2/3的人口擁有智能手機;越南的信用卡普及率也僅為2%-5%。匱乏的金融服務與較高的智能手機擁有量,為互聯網金融發展提供了巨大的空間和機會。

對于在紅利耗盡與監管趨嚴中備受煎熬的國內互聯網金融企業來說,東南亞市場簡直就是一塊肥肉。但業務布局的難點問題也仍舊存在。蘇寧金融研究院研究員石大龍指出,東南亞地區雖然人口眾多,但分屬11個不同的國家,每個國家的監管取向和政策都不一樣,部分東南亞國家的金融監管嚴格程度堪比美國。

據了解,如柬埔寨中央銀行限制全國國立和私立金融機構向借貸人提供貸款服務的年利息最高只能達到18%,印度尼西亞規定金融科技借貸公司放貸利率不能超過2周回購利率的7倍。“而牌照也是國內互金企業進軍東南亞面臨的一個監管難題。如在印尼申請現金貸牌照需要1年左右的時間,而且注冊實繳資本要5000萬元以上。其次,大部分東南亞國家征信體系不完備,風控所需的數據獲取難度較大。在電商、移動支付并不發達的情況下,在國內大行其道的大數據風控也面臨數據獲取的難題。”石大龍如是說。

行業正洗牌重塑

現金貸平臺遠赴海外,或許能賺到比國內更高的利潤,但是面對的卻是沒有國內規范的市場,如何在眾多“海外現金貸”中脫穎而出,也是企業必須面臨的問題。在石大龍看來,成功的關鍵仍需回歸到中國金融科技自身的價值。現金貸企業出海,是為當地居民帶來真正價值,還是無窮無盡的高利貸,或五花八門的監管套利;是把在中國無法生存的模式、產品推廣到海外,還是踏踏實實地服務當地的老百姓,這些是決定國內互金企業能否真正走出國門的關鍵。

“在海外,現金貸企業要取得突出的成績,首先需要充分了解當地的社會文化,社會文化環境直接決定了當地居民的借貸需求、還款意愿等要素,只有在充分了解當地社會文化、風俗習慣等基礎上,才能真正研發出適合當地的信貸產品。其次,國內近幾年現金貸行業快速發展的一個根本因素是可用于金融風控的數據快速爆發,而對出海企業來說,由于大部分都是從頭做起,數據積累仍比較欠缺,因此,出海的現金貸公司的第二個重要任務就是快速完成數據的積累,可以通過和當地金融機構或者數據公司合作等形式,完成數據積累。”石大龍說道。

“從金融科技的角度來講,在初衷和目的不同的情況下,如果企業做現金貸業務是真想改善當地環境同時盈利,或者只是想從中謀取高額利息,那最終是否會成功的路徑也是不一樣的。”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表示,“目前企業應該打造一個屬于自身征信、支付的生態鏈,只有這些條件都具備了市場才能做好。但對個別企業來講,風控和技術能力是最重要的,現金貸這種產品本身也存在著價值,當然同時也有雇傭模式上的弊端,只有跟場景、應用更緊密的結合才能做的更長久”。

隨著監管的深入規范,現金貸企業還將面臨更大的挑戰,特別是像部分線下規模龐大、亂象不斷的企業,壓力還將持續。在分析人士看來,非洲可能會成為下一個可以開拓的“藍海”市場。但尹振濤則認為,“全球都需要這樣的傳統金融服務,只要擁有具備科技實力和想象空間的模式,企業可以進行多方面布局”。

北京商報記者 崔啟斌 宋亦桐/文 CFP/圖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进口冰球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