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周刊 > 財經 > 基金

個人系公募審批提速 大佬回流潮漸起

出處:基金周刊 作者:記者 蘇長春 實習記者 劉宇陽 網編:王巍 2018-10-24

C2018-10-25基金周刊1版01s001

今年以來,個人系公募基金公司獲批的速度不斷加快,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日前,淳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最新獲監管批復,自此該公司也是年內第六家獲批的個人系基金公司,從股東名單上看控股自然人大股東邢媛,曾是原來的公募基金老將。據北京商報記者統計,自2013年監管放開自然人持股比例限制,后續又允許自然人設立基金公司后,目前已有14家自然人控股基金公司獲批,而相關政策的開放也吸引了莫泰山、陳繼武、楊愛斌等一批大佬的回歸,當下公募基金逐漸已成為大佬們創業的新陣地。

個人系基金公司增至14家

10月17日,證監會發布公告表示,淳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已于10月12日獲核準批復。據相關公告顯示,淳厚基金的注冊資本為1億元人民幣,由6位自然人控股,其中,邢媛出資最多,達到3120萬元,相應出資比例為31.2%,為公司法定代表人。

值得一提的是,淳厚基金是近一個月來獲批的第4家基金公司,此外3家分別為西藏東財基金、同泰基金和朱雀基金。今年以來,更是有10家基金公司獲批,為近五年基金公司獲批數量之最。而從今年獲批的新基金公司類型來看,北京商報記者發現,個人系公募基金公司獲得了大力支持,在10家獲批的基金公司中占據6席。截至目前,個人系公募基金公司已增至14家。

據Wind數據顯示,純自然人股東背景的公募基金公司最早出現在2016年。2016年4月25日,匯安基金獲批成立,成為國內第一家全部由個人持股的公募基金。數據顯示,匯安基金股東共由8名自然人組成。其中,何斌持有匯安基金40.6%的股份,而秦軍的持股比例為35.5%。

2017年,個人系公募基金公司再添3位成員,東方阿爾法、合煦智遠、恒越基金3家個人系公募基金公司分別于同年的6-9月接連獲批。到了2018年,個人系公募基金公司獲批數量繼續上升,包括上文提到的淳厚基金在內,還有蜂巢基金、中庚基金、惠升基金、同泰基金和明亞基金共6家個人系公募基金公司于年內獲批。

截至目前,還有3家私募轉戰公募的基金公司由自然人控股,包括鵬揚基金、凱石基金和博道基金,其控股人分別為楊愛斌、陳繼武和莫泰山。此外,泓德基金總經理王德曉通過股權轉讓以及增資的方式,成為了泓德基金的第一大股東,目前,其直接和間接持股比例合計45.91%。

事實上,個人系公募基金公司獲批速度的加快與政策的支持不無關系。2013年底,國務院下發《國務院關于管理公開募集基金的基金管理公司有關問題的批復》(以下簡稱《批復》),確認自然人可以成為基金公司的主要股東(一般指持股25%以上)或持股5%以上的非主要股東。其中自然人成為主要股東的基本條件是“個人金融資產不低于3000萬元人民幣,在境內外資產管理行業從業十年以上”,成為持股5%以上非主要股東的條件為“個人金融資產不低于1000萬元人民幣,在境內外資產管理行業從業五年以上”。

彼時,就有業內人士稱,《批復》相當于自然人擔任基金公司股東的“實施細則”,便于在實際中操作,對于一些基金行業內的大佬,也有一定吸引力。

對此,有魚基金高級研究員王驊表示,在基金業20年論壇中,證監會主席劉士余也提到,將持續改進公募基金審批服務,加快發展權益類公募基金,曾經馳騁在公募的老將通過成立公司重返公募是監管層愿意看到的。

格上財富研究員張婷也表示,監管層加快個人系公募基金公司獲批意在為公募基金注入更多的活力,個人系公募基金公司一般是專業人士持股,同時也會有很多專業人員的隨之加盟,這會使得市場有更多的活力以及競爭力,更好地激活公募基金市場。

個人系公募基金公司基金部分也是由私募基金公司轉公募而來,這意味著這些新成立的公募基金公司管理人可以依托過去管理私募的優勢,更好地發揮股權結構的推動力,之前公募基金主要拿管理費,基金經理只能靠沖規模沖業績進行收入的增加,而個人系公募基金公司的加入可能會使得公募形成更有效的激勵制度,尋求股東利益以及持有人等各方利益的平衡。

展業速度加快總規模已超475億

Wind數據顯示,截至目前,在數據可統計的8家個人系公募基金公司,累計管理規模已達到475.76億元。其中,規模超過100億元的有3家,分別是泓德基金、鵬揚基金和匯安基金,管理規模分別為195.36億元、143.28億元和109.34億元。其余5家,除東方阿爾法的規模為10.88億元外,都在10億元以下。而從發行的基金產品數量上看,同樣是泓德、鵬揚和匯安3家領先,分別為21只(份額合并計算,下同)、19只和11只,其余5家旗下目前皆只有1只基金。

值得一提的是,規模和旗下產品數量雙領先的3家基金公司成立時間最長均僅有三年,但在市場低迷的環境下,仍然保持著規模和基金發行數量的快速增長。如泓德基金在2015年末的規模為104.65億元,發行基金7只,而截至目前,規模上漲了86.68%,發行產品數量也增加了14只。此外,匯安基金和鵬揚基金的規模也在2017年底至今,分別增長了64.67%和98.04%,旗下基金的數量也都新增了6只。

在業績方面,受年內A股集體下挫影響,泓德基金旗下12只股票型和混合型基金近一年凈值增長率全部為負,天天基金網數據顯示,泓德戰略轉型股票型基金近一年的凈值跌幅達到了22.22%,此外,還有6只混合型基金的凈值跌幅超過10%。不過,債市回暖的情況下,泓德基金的7只債券型基金在近一年的收益也全部為正,截至10月19日,為首的泓德裕澤一年定開債A類份額近一年的凈值收益達到7.39%,在同類397只基金中排名第7。

同期,目前僅有1只基金的幾家個人系公募基金公司產品也表現不錯。根據天天基金網數據及四分位排名顯示,合煦智遠旗下成立僅一個月的合煦智遠嘉選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近一個月的凈值增長率為-0.9%,但對比同類2810只基金平均-4.34%的凈值變動,收益表現仍屬優秀。而凱石基金旗下凱石淳行業精選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自成立以來-6.03%的凈值變動排名也在同類中處于良好狀態。

在張婷看來,相較于傳統公募基金公司來說,個人系公募基金公司基金發展的優勢是多方面的,首先,個人系公募基金公司更有利于實現股權激勵的完善機制,傳統公募基金有不同類型的股東,比如券商系、銀行系、保險系等,會出現總經理和股東之間理念的背離,從而管理上可能會出現多方的利益不一致的現象,而個人持股,多為專業人士進行,可以使基金公司更好地從研究或者投資的角度去進行管理,利于建立統一的公司目標。其次,知名專業投資人士作為基金公司控股股東,會更容易獲得投資者對該機構專業能力的認可,尤其是在私募領域已經取得很好業績的,轉到公募,這時此前累積的品牌效應以及口碑都將在市場上形成較大的影響。

公募基金將成大佬創業陣地

正如張婷所說,近年來,已有多位公募大佬回歸并發起建立個人系公募基金公司,同時,還有來自其他資管行業的翹楚也紛紛申請加入公募基金公司的創立當中。

如曾出走六年之久的原華夏基金總經理范勇宏于今年6月回歸公募擔任鵬揚基金董事長,而身為鵬揚基金控股股東的楊愛斌,也曾就職于華夏基金。另外,凱石基金的陳繼武、博道基金的莫泰山也是曾經離開公募基金的高管,如今紛紛選擇回歸,設立公募基金公司加入創業的浪潮。

此外,據證監會最新數據顯示,截至10月12日,有42家基金公司處于審批階段。北京商報記者統計發現,其中多家基金公司的發起人為前公募行業內的大佬。如2016年申請設立的基金公司中,正心富基金和博遠基金分別由前公募大佬林利軍和鐘鳴遠發起。

其中,林利軍曾是原匯添富基金的創始人和總經理,2015年4月林利軍宣布離開匯添富,同年9月創辦正心谷創新資本公司,并于2016年7月提交正心富基金的申請材料。此外,曾任易方達固定收益部副總經理兼投資經理的鐘鳴遠也選擇回歸發起建立博遠基金。而2017年遞交申請的基金公司中,前東證資管董事長陳光明掌舵的睿遠基金同樣備受關注。

在業內人士看來,由這些曾在基金業或其他資管業工作從業的專業人士擔任基金公司主要股東,有利于新基金公司的長遠發展。王驊也表示,個人系公募基金公司在實施股權激勵和人員持股等方面優勢很大,這也能夠充分調動專業人才的積極性,為投資者提供更加優質的服務。

在張婷看來,公募大佬回歸的原因可能有以下幾種可能,首先,從規模上來說,公募基金的承載容量更大,而私募的相對較小;其次,可以擴充產品線,增加產品的豐富度,比如QDII、LOF、ETF等;還有,可以引入長線資金,比如養老金、年金、社保等,個人認為這可能是私轉公最看重的,畢竟養老金的容量很大,都想分一杯羹;另外,公募基金的受眾更廣,未來的增量資金更大。

就個人系公募基金公司的未來發展趨勢看,張婷認為,個人系公募基金公司發展會為公募領域帶來更多的活力,但未來個人系公募基金公司到底能發展到什么程度還是要看其本身的市場定位以及專業的投資管理能力。需要時間的打磨。

北京商報記者 蘇長春 實習記者 劉宇陽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进口冰球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