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周刊 > 文化 > 中國藝術

當代書法展,看形式還是看內容?

出處:中國藝術周刊 作者:記者 隋永剛 胡曉鈺 網編:尹文武 2018-10-25

C2018-10-26中國當代藝術1版01s001

據不完全統計,每年全國范圍內舉辦的各色書法展有近千場之多,書法展名頭五花八門——“功力書法”、“形象書法”、“墨象書法”等等,很多還帶有表演性質。看似繁榮的書壇景象,折射的卻是一種千篇一律的困境:書法家所書的內容多是摘抄傳統詩詞歌賦,李杜詩意、心經比比皆是,創作一味只看重形式創新,而多元形式難掩內容的單調。在學者專家看來,缺失國學內涵的書法只是書匠所為,真正的文人書法不惟技藝是求,還應有訴一己衷腸的自在,體現綜合的學養。

形大于實的書展現象

從20世紀70年代末至今近40年來,是以書法展覽為主要展示交流方式的書法創作時期。書法從文人小書齋走向了社會化的大展廳,也被視為當代書法繁榮發展的40年。

單看今年10月的書法展數量,截至日前有媒體報道的、稍有名頭的展覽就有50余場。可以說,每個人都隨時有機會步入展館欣賞書法藝術。談及對書展的印象,業余愛好者和專業人士雖視角不同,但都有所感觸。從事互聯網行業的楊先生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接觸書法作品時,首先更看重的是書寫內容,其次再看字形是否美觀。所以更喜歡的還是古代書法作品,有成文的創作內容。對于當代書展的印象,楊先生直白地表示要么是龍飛鳳舞看不懂,要么翻來覆去總是那幾首古詩詞的臨寫,令人感到空洞乏味。

“在當代的文化語境中,弘揚個性,解放創造力,激發原創精神成為審美的主體。傳統‘庫房’里的所有兵器幾乎無一沒有被人‘使用’過。‘手工活’是越干越細,材料是越來越貴,書壇熱鬧異常,令人目不暇接。”非行業人士的態度與專家學者的感受是不謀而合的,藝評家吳川淮同樣對書展的熱潮表示憂慮。在他看來,書法展名的種種標簽,暗藏著形式探索的誤區:流行書風、學院派書法、新古典主義、墨象書寫、藝術書法等等,打著不同的標簽,都是力圖在傳統與創新上各逞其能,但在各自的探索中都有一些偏向。“被很多人看好的流行書風,最初一新耳目,將來自傳統的奇崛生辣、生拙跳宕的書風推向極致化。他們追求碑帖結合的探索值得肯定,但面目的雷同,制作、形式過于嚴重,阻礙了他們更深入地發展。”

一味看重形式,書法內容與內涵經不起推敲的案例不勝枚舉。今年5月,中國書法家協會舉行了“現狀與理想——當前書法創作學術批評展”評審工作。在參評的208件作品中,總差錯達524處,104位作者,僅18位作者提交了沒有任何差錯的作品,折射出了書壇發展的痛點。

技法至上的創作誤區

對于當代書壇普遍存在的形式大于內容的現象,藝評家齊建秋向北京商報記者解讀了原因:“現在很多書法作品追求的是一種關注度,實際上并沒有傳統的功底,創作不是從傳統的金石、石鼓、漢隸中演變而來,只是從間架結構、布局上有一些自己所謂的特色,或者在尺幅上大做文章,以巨型作品博得關注。”

所謂形式多元的“流行風格”正日益掩蓋傳統文人書法光芒,在齊建秋看來,多數是一種“功底缺失,卻拉出一面大旗蒙蔽觀者”的投機做法。

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劉恒認為,當代書法技法至上之風,是展覽體系帶來的副作用:古人通過文人雅集而知名于世,當今書法是通過展覽、評獎等方式獲得知名度,這種方式更注重作品的技巧和呈現出的視覺效果。另外,教育機構的“速成”培養也促使了“技法至上”之風的形成。展覽的作用力使當代的書法創作以追求形式對視覺的沖擊力、追求形式的不斷新變成為時風,作品的可視性取代了可讀性,設計性湮沒了自然書寫性,外在的形式屏蔽了內在的文化性。“展覽體”的競爭形勢只是在技術層面上的爭奇斗艷,而缺乏深層的文化支撐與書法對人精神的陶冶。

書法作品的動人之處在于恰當的形式美感,還在于與人們精神息息相關的原創性內容。書法家孫鶴分析了傳統書法之所以打動人的原因:三大行書,王羲之《蘭亭序》書于逸氣滿懷、興味酣濃之時,其胸中快意與淡淡的傷感傾瀉淋漓;顏真卿《祭侄文稿》書于滿腔悲憤、聲淚俱下之時,其胸中失去親人之痛與對叛匪逆賊之恨交織奔涌;蘇軾《黃州寒食詩帖》書于人生失意凄苦、生死難測之時,其胸中孤寂絕望的悲觀與難卜未來的抑郁,從深沉低吟到放聲傾訴,痛徹心扉。這些墨跡的完成均沒有形式設計的反復推敲與深思熟慮,一篇即興手稿,一篇亡者悼文,一篇自書詩文,卻成了書法史上的蓋世華章,原因正在于:情動難耐之刻,書于必書之時。

技藝與修養的雙重培育

還原書法的形式與內容合一的文人境界,技藝道并重的理念已成為當下人們對于書法展日漸增強的期待,也成為許多書法家呼吁的聲音。

談到教與學的問題,書法家趙增福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指出:“文化的培育需要長期的修養,讀書、思考等等,是消磨時光和心智的,通過藝術體現出來更是難事。然而,不追求內心豐富的文化積淀和培養,只靠形式獲取知名度,更是無路可走。真正的藝術家學習是為了自身修養。書法教育是一種技能訓練,還要從中提取做人的道理。”

在書法家張先生看來,從古至今能夠流傳于世的書法作品,都是源于本人生活的感悟,對事情的體會,寫的是自己的心聲。“現在除了書寫的日課,我也寫詩寫文章。期待日后自己的書法展能夠以原創的文章與詩詞為主。”

當前書法領域存在的文化缺失、標準模糊、盲目跟風、抄襲雷同等現象,也引起了書壇的普遍重視,并成為專家學者最為關注的議題。中國書法家協會主席蘇士澍曾指出:“當代書法藝術歷經40年的普及與發展,呈現出人才輩出、百花齊放的繁榮局面。同時,在市場經濟體制和文化消費市場環境下,多元、多變、多樣的社會思潮,給書法事業帶來了挑戰、困惑甚至是沖擊,沖擊的背后是浮躁,浮躁的后果是誤導和消解創作,是書法精神的滑落和文化的削弱。”

為求找出病灶解決難題,蘇士澍在藝術批評與藝術家個人修養兩方面提出意見:書法批評既要“尋美”,更要“求疵”;既要贊美而不失度,又要批評而不失態;既要立足“現狀”深入分析,又要高屋建瓴尋求“理想”方向,最終構造歷史的、人民的、藝術的、美學的書法批評話語體系,推動書法事業健康良性發展。另外是要守底線、樹旗幟,引導書家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主動在技藝技法和人格修為上雙重修煉。

北京商報記者 隋永剛 胡曉鈺/文 宋媛媛/漫畫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进口冰球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