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周刊 > 財經 > 上市公司

科拓生物“蒙牛依賴癥”加劇

出處:上市公司周刊 作者:記者 董亮 馬換換 網編:王巍 2018-10-31

未標題-2 拷貝

排隊歷時近11個月,主要營收來自于乳制品行業的北京科拓恒通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科拓生物”)IPO有了新進展。10月26日,科拓生物的首發申請獲證監會受理。招股書顯示,在報告期內蒙牛乳業一直穩居科拓生物第一大客戶之位,且科拓生物的主要營收對蒙牛乳業的依賴度有加劇情形。在當下我國乳制品行業市場集中度還在繼續提高的背景下,科拓生物能否擺脫對單一大客戶的依賴則要打上一個問號。

對蒙牛銷售額逐年攀升

10月26日,科拓生物首次對外披露了公司招股說明書,但在報告期內科拓生物主要營收對蒙牛乳業的依賴度不斷升溫引起了市場關注。

成立于2003年的科拓生物,是一家主要從事復配食品添加劑、食用益生菌制品以及動植物微生態制劑研發、生產與銷售的高新技術企業。招股書顯示,2015-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的報告期內,科拓生物來自乳制品行業的營業收入分別約為1.82億元、2.29億元、2.57億元和1.3億元,分別占當年營業收入的98.05%、87.76%、90.58%和87.27%;來自于前五大客戶的營業收入分別約為1.81億元、2.31億元、2.64億元和1.34億元,分別占當年營業收入的97.81%、88.77%、92.88%和90.31%。

而在前五大客戶中,科拓生物的主要營收則來自于第一大客戶蒙牛乳業。

報告期內,蒙牛乳業均位列科拓生物第一大客戶,且對蒙牛乳業的銷售額也在逐年攀升。具體來看,報告期內科拓生物來自蒙牛乳業的銷售收入分別約為1.42億元、1.82億元、2.32億元和1.15億元,占當期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76.81%、69.91%、81.9%和77.49%。

在資深投融資專家許小恒看來,重大客戶依賴并非IPO的實質性障礙,卻是一個重要的審核風險,因為它能直接影響企業的持續盈利能力和獨立性。“證監會非常重視企業的成長質量,對于大客戶依賴型企業,證監會將著重關注。”許小恒如是說。

而在今年6月監管層曾向各家券商投行發布的最新IPO審核51條問答指引中指出,發行人來自單一大客戶主營業務收入或毛利貢獻占比超50%的,原則上應認定為對該單一大客戶存在重大依賴,在發行條件判斷上,應重點關注客戶的穩定性和業務持續性,是否存在重大不確定性風險。

在對蒙牛乳業銷售額逐年上升的情形下,科拓生物對蒙牛乳業的應收賬款余額也呈現逐年攀升態勢。

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各期末,科拓生物對蒙牛乳業的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3620.86萬元、5545.34萬元、7548.22萬元和6832.06萬元,占各期末總應收賬款余額的60.07%、69.57%、79.37%和73.88%。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10月,科拓生物與蒙牛乳業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書》,該協議書自2018年1月1日起執行,有效期至2020年12月31日。其中,蒙牛乳業承諾采購科拓生物的相關產品份額不低于70%,科拓生物承諾在三年戰略合作期內對相關產品每年降價依次為3%、3%、3%。

其他大客戶銷售額波動明顯

與對蒙牛乳業的銷售額逐年上升不同,科拓生物對其他重要大客戶的銷售額則呈現波動性。

招股書顯示,在2015年,蒙牛乳業、伊利股份分別位列科拓生物第一大、第二大客戶,其中,科拓生物對伊利股份的銷售金額為1908.34萬元,占公司當期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為10.29%。據了解,由于我國乳制品行業的集中度較高,伊利股份、蒙牛乳業、光明乳業占據了我國乳制品市場的主要份額;根據公開數據顯示,2017年度伊利股份和蒙牛乳業的液態奶銷售額分別為557.66億元和530.15億元,合計超過行業的50%。

但在2016年、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伊利股份卻從科拓生物的前五大客戶中消失。

伴隨著伊利股份在科拓生物前五大客戶名單中“離場”,2015年位列科拓生物第三大客戶的光明乳業于2016年成為了科拓生物的第二大客戶。2016年科拓生物對光明乳業的銷售額為2172.96萬元,占公司當期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為8.34%。

2017年光明乳業雖仍位列科拓生物第二大客戶,但銷售額卻出現了下滑。在當期科拓生物對光明乳業的銷售額為2000.1萬元,占公司當期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下降至7.05%。

除了光明乳業出現在科拓生物前五大客戶中的頻率較高之外,圣牧高科也均出現在科拓生物報告期內的前五大客戶名單中,但銷售額波動性較大。

具體來看,在2015年圣牧高科位列科拓生物第四大客戶,之后在2016年、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則位列科拓生物第三大客戶。但在報告期內,科拓生物對圣牧高科的銷售額分別為318.46萬元、2031.45萬元、457.81萬元以及268.52萬元。

另外,在2015年位列科拓生物第五大客戶、2016年、2017年位列第四大客戶的云南歐亞乳業有限公司,則在科拓生物今年上半年前五大客戶名單中消失。

旗幟乳業、上海牧迪飼料有限公司則分別在2016年、2017年位列科拓生物第五大客戶,但也僅在科拓生物報告期內出現了一次,之后再未出現在前五大客戶名單中。

而在2018年上半年,科拓生物的第四大、第五大客戶分別為完達山乳業、賽科星。上述兩家企業之前均未出現在科拓生物前五大客戶之列。

中國食品產業評論員朱丹蓬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我國乳制品行業的市場集中度還在繼續提高,就科拓生物其他大客戶的變動情況以及科拓生物對其他重要大客戶的銷售額來看,科拓生物逐步改善依賴單一大客戶的不確定性比較大。

資產的“加減法”騰挪

實際上,集中在2015年、2016年科拓生物曾收購了內蒙和美、金華銀河、青島九和等多家公司。與此同時,科拓生物也出售、注銷了多家公司股權。在科拓生物此次擬募集資金約4.57億元當中有約3.72億元的募集資金實施主體為之后收購的金華銀河、青島九和。

時間回到2014年,在當年5月科拓生物以1000萬元的交易對價收購完成了大地海騰的100%股權。

之后在2015年12月科拓生物分別以1578.34萬元、326.53萬元、54萬元、363.05萬元的價格完成對內蒙和美、金華銀河、青島九和及和美科健的100%股權收購。上述4家企業除了和美科健之外,在收購之前的2014年均為虧損。

需要指出的是,根據招股書顯示,2014年5月,科拓生物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孫天松及其配偶張和平分別借予科拓生物180萬元和140萬元用于收購大地海騰100%股權。2015年10月,科拓生物分別向孫天松和張和平歸還借款本金180萬元和140萬元。

但該筆借款的年化利率卻相對較高。2015年12月,科拓生物分別向孫天松和張和平支付借款利息31.08萬元和24.36萬元。以此計算,孫天松及張和平的上述借款年化利率均超12%。

另外,科拓生物此次擬募集資金約4.57億元,其中實施主體為青島九和的擬投入募集資金金額,合計約為2.83億元;實施主體為金華銀河的擬投入募集資金金額為8989.05萬元,合計約3.72億元。

除了并購資產,科拓生物也積極引入外部投資者。科拓生物表示,2015年末至2017年末,公司的貨幣資金及理財產品合計金額分別約為4758.81萬元、9084.93萬元和1.22億元,保持了較快的增長速度,其中一方面的原因是由于2016年、2017年公司引入外部投資者以及原有股東對公司進行了現金增資。財務數據顯示,在今年上半年公司的財務費用為-10.57萬元。

在收購資產的同時,科拓生物也在出售資產。諸如,2017年12月科拓生物將持有的和美科健股份轉讓;在2016年6月、2017年5月科拓生物將其持有的深圳百澳飛25%股權、天津瑞益美45%股權轉讓,轉讓完成后,科拓生物不再持有上述公司股權。

報告期內科拓生物還注銷了益生和美生物技術(北京)有限公司、北京淵躍生物技術有限公司、青島君益生物技術有限公司以及北京元亨康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

針對相關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向科拓生物方面發去了采訪函,不過,截至記者發稿對方并未回復。

北京商報記者 董亮 馬換換/文 高蕾/制表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进口冰球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