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周刊 > 財經 > 理財

真實不良暴露 多家農商行壞賬攀升

出處:理財周刊 作者:劉雙霞 網編:段躍 2018-10-31

底子薄弱、業務及經營范圍受限,讓不少農商行在激烈的同業競爭環境下面臨困境,另一方面,監管政策的收緊,也令農商行真實不良貸款規模浮出水面。北京商報記者統計了50家未上市農商行三季報發現,披露不良率的不到半數,其中有7家農商行三季度不良率上升,不過,也有不少農商行不良率出現好轉。在分析人士看來,農商行不良率上升與監管部門關于降低不良貸款偏離度的要求有關,但更深層的原因是貸款集中度高,抗風險能力較弱,農商行需解“壘大戶”情結。

多家農商行不良率攀升

在北京商報記者統計的多份農商行三季報中,南昌農商行、九江農商行、山東禹城農商行、河北唐山農商行、青海大通農商行、阜陽潁東農商行、黃石農商行七家農商行三季末不良率較年初出現上升。

南昌農商行不良率逼近5%,達4.82%,此外,黃石農商行、山東禹城農商行、河北唐山農商行不良率進入“3”字頭,分別為3.94%、3.2%、3.35%,九江農商行、福建福州農商行也分別達到2.99%、2.92%。

南昌農商行三季度報告顯示,截至9月末,該行貸款總額337.97億元,其中,關注類貸款余額9.25億元,不良貸款余額16.28億元,不良率為4.82%。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南昌農商行不良率在今年上半年出現加速增長。財報數據顯示,南昌農商行2015年到2018年上半年不良貸款余額分別為4.61億元、4.78億元、6.59億元和12.72億元;同期不良貸款率分別為1.84%、1.57%、1.96%和3.85%。

黃石農商行三季度不良率也較年初增加1.64%,達到3.94%。截至2018年9月末,該行不良貸款余額19161.39萬元,不良貸款率3.94%,實際計提貸款損失準備余額33357.65萬元。該行2017年年報數據顯示,截至去年末,該行不良貸款余額10338.08萬元,不良貸款率2.3%,實際計提貸款損失準備余額9088.71萬元。

另一家不良率較高的是河北唐山農商行。截至9月末,唐山農商行不良貸款賬面余額13.16億元,較年初增加4.59億元;不良貸款率3.35%,較年初增加0.91個百分點。事實上,該行的資產質量惡化從去年就開始顯現。2017年末,唐山農商行不良貸款率為2.44%,較上年末增加0.4個百分點。到了2018年6月末,不良貸款率上升至3.36%,較年初增加0.92個百分點。

不過,值得關注的是,今年三季度,也有不少農商行的資產質量好轉,不良率呈現下降趨勢。如截至9月末,贛州農商行不良貸款余額45371萬元,不良率2.46%,較年初下降0.01%。另據北京商報記者統計,江蘇啟東農商行、福建福州農商行、山東沂水農商行、吉林環城農商行等三季度不良率均較年初出現不同程度下降。

貸款集中度高仍是主因

在分析人士看來,農商行不良率上升與監管部門關于降低不良貸款偏離度的要求有關,但更深層次的原因是貸款集中度高、抗風險能力較弱。

對于不良率上升,唐山農商行稱,主要受國家宏觀經濟下行、貨幣政策調整、區域鋼鐵水泥等重工業等多重因素影響,借款企業生產經營出現了困境,導致銀行不良貸款增加。

對唐山農商行的資產質量,上海新世紀評級在今年7月出具的評級報告中指出,當地經濟以傳統重工產業為主,鋼鐵為支柱產業,受經濟下行和經濟結構調整等影響,唐山市經濟增速下滑,尤其是當地鋼鐵生產企業經營壓力明顯上升。唐山農商行客戶多為中小型企業,且主要集中在鋼鐵及其上下游產業,相關企業面臨較大的生存壓力,受此影響,該行關注類貸款、展期貸款等保持較大規模,信貸資產質量風險管理面臨較大壓力。

南昌農商行去年年報顯示,該行不良貸款排名前三的行業分別是批發零售業、建筑業以及農林牧漁業。受不良貸款余額增速較快影響,截至2017年末,該行撥備覆蓋率下降13.34個百分點至196.77%。此外,截至2017年末,該行關注類貸款余額為9.64億元,在貸款總額中占比為2.87%。

此外,監管部門關于降低不良貸款偏離度的要求也使得農商行壞賬風險暴露。南昌農商行披露,為貫徹降低不良貸款偏離度的要求,2018年上半年,該行將全部逾期90天以上貸款納入不良貸款計算,導致2018年6月末不良貸款余額較年初大幅增長6.13億元至12.72億元,不良率較年初增長1.89個百分點至3.85%。天風證券銀行業分析師廖志明表示,相比上市銀行,農商行普遍公司治理水平較低,風控水平不高,不良認定標準較松,因而受不良監管趨嚴影響較大。

中誠信國際信用評級有限公司對南昌農商行的一份評級報告顯示,由于監管部門要求不良資產充分暴露的執行力度不斷加大,該行部分關注類貸款存在下調至不良的可能,且關注類貸款在經濟走弱時較易轉化為不良資產,其遷徙趨勢將對該行的資產質量產生較大影響,仍需保持密切關注。

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黃志龍表示,農商行不良率上升,一方面可能與監管的要求變化有關;另一方面可能與農商行的風險控制能力不強有關。更為重要的是,許多農商行的貸款仍然集中在產能過剩行業、僵尸企業,并受到地方政府部門較強的干預,難以對行業風險做出獨立的評估與判斷。

農商行需解“壘大戶”情結

事實上,近年來,農商行整體資產質量承壓。在分析人士看來,農商行需解開單一客戶依賴癥,開展差異化競爭。

8月13日,據銀保監會官網發布的主要監管指標數據顯示,2018年二季度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1.96萬億元,較上季末增加1829億元;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1.86%,較上季末上升0.12個百分點。其中,農商行不良率提升1.03個百分點。

在農商行資產質量承壓背后是業務結構的問題。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今年以來,農商行屢因單一客戶依賴癥收到監管罰單。今年9月,山東曲阜農村商業銀行存在為單一集團客戶授信集中度超比例的現象,濟寧銀監分局對其作出罰款25萬元的行政處罰決定。山東金鄉農村商業銀行也因單一客戶貸款集中度超比例及單一集團客戶授信集中度超比例問題,被處以25萬元罰款。今年8月,重慶南川石銀村鎮銀行、重慶市沙坪壩融興村鎮銀行因違反集團客戶統一授信規定、單一集團授信集中度超標、虛報報表、違規投資等事項合計被罰。2017年12月以來,安徽蕭縣農商行、烏海市海勃灣黃河村鎮銀行、涼城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等多家小銀行均因單一集團客戶授信集中度超標收到監管罰單。

對于貸款集中度存在的風險,常熟銀行此前在招股書中坦言“存在一定的貸款客戶和行業的集中風險”。招股書表示,如果最大單一或集團貸款客戶的貸款質量惡化,或本行貸款高度集中的制造業出現顯著衰退,可能會導致銀行不良貸款大幅增加、貸款損失準備不足。

貸款集中度高也造成中小銀行不良率高企。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中國銀行業市場前瞻與投資戰略規劃分析報告》指出,中小銀行客戶結構單一、經營區域集中、風險管理水平落后,同時受經濟增速放緩影響,企業經營壓力上升、償債能力下降。隨著貨幣政策趨緊、行業監管趨嚴、產業結構調整的持續推進,此類銀行的不良貸款率仍面臨大幅攀升的可能。

黃志龍表示,農商行不良率上升的原因,也正是當前農商行發展存在的問題。特別是農商行如何利用金融科技手段,大力開拓和發展零售業務,深耕本地區基層金融服務,在地區內做到有特色、有競爭優勢的商業銀行,或許是農商行轉型面臨的一個難得機遇。

北京商報記者 劉雙霞/文 宋媛媛/制圖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进口冰球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