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商报观察 > 韩哲今日评

武侠的罗曼蒂克衰亡史

出处:政经 作者:韩哲 网编:尹文武 2018-11-01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金庸武侠小说和影视作品横扫中国内地,凡有饮水处,皆知韦小宝。

金庸构建起一个恢宏瑰丽的“武侠宇宙”,在那个对外面世界和精神世界如饥似渴的年代,旋即获得了不分年龄、不分阶层、不分地域的人们的喜爱和共振。在半文半史之间,在小人物的成长和大变局的洪流之间,在轻拢慢捻的诗词歌赋之间,文以载道。金庸作品,不仅是现象级的,更是史诗级的。

但武侠江湖的盛世不复存在,早在先生辞世之前。

武侠文化是底层文化,是古代中国的二次元文化,一直处于被打压状态。外儒内法的历朝历代,早被韩非子告知,“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武侠高开低走,甫一出现在历史舞台就风华正茂,但不容于大一统皇权,两个千年下来,不绝若线。

春秋有刺客,专诸藏剑于鱼腹刺吴王,豫让漆身吞炭刺赵侯,更著名的当属荆轲,“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至今读来,荡气回肠,虽千万吾往矣,犹若郭靖守襄阳,萧峰闯聚贤庄。

秦汉有游侠,司马迁赞“其言必信,其行必果,不爱其躯,赴士之厄困。”他们行侠仗义却?#33267;?#39550;于法律之上,既是江湖,也是黑社会。最著名者为郭解,年少寡恩,好勇斗狠,同时侠肝义胆,交游甚广,名动江湖,仿佛古龙江湖里傅红雪和楚留香的合体。最后虽然伏诛,却几乎赢得《史记》“一传之地”。

杀郭解者汉武帝也。正是后者罢黜百家,定于一尊。及至东汉两晋,地方势大,豪强并起,部曲活?#33606;?#26361;操起兵,祖逖击楫,任侠之风复兴。但与此同时,游侠日渐儒化、入世和关羽化,武侠和文儒合流,开始保家卫国。就像曹植《白马篇》所述,“幽并游侠”最后“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唐宋科举,关陇族灭,杯酒释兵权,中国愈发重文轻武,遍地儒将。明清皇权专制,无以复?#21360;?#21482;有庙堂,没有江湖。只有邪教,没有六大门派也没有光明顶。

晚清民国,冷兵器退出历史舞台,铁路开,镖局衰,武术更无用武之地。哪?#26053;?#22269;“侠女”施剑翘手刃杀?#36171;?#20154;孙传芳,用得也是手枪,而非刀枪剑戟。

武侠再无立锥之地,但武侠文学意外迎来中兴。国运蜩螗,武侠成为往日荣光的避风港。“你有科学,我有神功”,大?#26893;恢?#26159;东方不败自己的臆想。

1949年后,战争告一段落,武侠文学和影视在港台开花,继而进入改革开放后的内地,成为中华崛起和民族复?#35828;?#20652;化剂。只是当崛起和复兴触手可摸的时候,武侠作品却走下神?#22330;?#20154;民眼界渐开,选择更多,信息更多,诱惑更多,武侠小说式微不可避免。

武侠让位于玄幻和宫斗,那个属于“70后”、“80后”的白衣飘飘的年代已经定格为历史。90后和新世代,肾上腺在?#32610;?#26032;的偶像。江湖已死,?#30343;?#19979;一地鸡毛的《江湖儿女》告诉我们,江湖就是苟且。

北京商报首席评论员 韩哲

?#20063;?#24191;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23435;剩?#21271;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36212;?#32534;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

进口冰球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