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商報觀察 > 韓哲今日評

武俠的羅曼蒂克衰亡史

出處:政經 作者:韓哲 網編:尹文武 2018-11-01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金庸武俠小說和影視作品橫掃中國內地,凡有飲水處,皆知韋小寶。

金庸構建起一個恢宏瑰麗的“武俠宇宙”,在那個對外面世界和精神世界如饑似渴的年代,旋即獲得了不分年齡、不分階層、不分地域的人們的喜愛和共振。在半文半史之間,在小人物的成長和大變局的洪流之間,在輕攏慢捻的詩詞歌賦之間,文以載道。金庸作品,不僅是現象級的,更是史詩級的。

但武俠江湖的盛世不復存在,早在先生辭世之前。

武俠文化是底層文化,是古代中國的二次元文化,一直處于被打壓狀態。外儒內法的歷朝歷代,早被韓非子告知,“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

武俠高開低走,甫一出現在歷史舞臺就風華正茂,但不容于大一統皇權,兩個千年下來,不絕若線。

春秋有刺客,專諸藏劍于魚腹刺吳王,豫讓漆身吞炭刺趙侯,更著名的當屬荊軻,“易水蕭蕭西風冷,滿座衣冠似雪”。至今讀來,蕩氣回腸,雖千萬吾往矣,猶若郭靖守襄陽,蕭峰闖聚賢莊。

秦漢有游俠,司馬遷贊“其言必信,其行必果,不愛其軀,赴士之厄困。”他們行俠仗義卻又凌駕于法律之上,既是江湖,也是黑社會。最著名者為郭解,年少寡恩,好勇斗狠,同時俠肝義膽,交游甚廣,名動江湖,仿佛古龍江湖里傅紅雪和楚留香的合體。最后雖然伏誅,卻幾乎贏得《史記》“一傳之地”。

殺郭解者漢武帝也。正是后者罷黜百家,定于一尊。及至東漢兩晉,地方勢大,豪強并起,部曲活躍,曹操起兵,祖逖擊楫,任俠之風復興。但與此同時,游俠日漸儒化、入世和關羽化,武俠和文儒合流,開始保家衛國。就像曹植《白馬篇》所述,“幽并游俠”最后“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

唐宋科舉,關隴族滅,杯酒釋兵權,中國愈發重文輕武,遍地儒將。明清皇權專制,無以復加。只有廟堂,沒有江湖。只有邪教,沒有六大門派也沒有光明頂。

晚清民國,冷兵器退出歷史舞臺,鐵路開,鏢局衰,武術更無用武之地。哪怕民國“俠女”施劍翹手刃殺父仇人孫傳芳,用得也是手槍,而非刀槍劍戟。

武俠再無立錐之地,但武俠文學意外迎來中興。國運蜩螗,武俠成為往日榮光的避風港。“你有科學,我有神功”,大抵不只是東方不敗自己的臆想。

1949年后,戰爭告一段落,武俠文學和影視在港臺開花,繼而進入改革開放后的內地,成為中華崛起和民族復興的催化劑。只是當崛起和復興觸手可摸的時候,武俠作品卻走下神壇。人民眼界漸開,選擇更多,信息更多,誘惑更多,武俠小說式微不可避免。

武俠讓位于玄幻和宮斗,那個屬于“70后”、“80后”的白衣飄飄的年代已經定格為歷史。90后和新世代,腎上腺在尋找新的偶像。江湖已死,只剩下一地雞毛的《江湖兒女》告訴我們,江湖就是茍且。

北京商報首席評論員 韓哲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3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进口冰球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