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周刊 > 文化 > 潘家園

賀海瑩:做玉如做人要精益求精

出處:潘家園周刊 作者:宗泳杉 網編:尹文武 2018-11-01

C2018-11-02潘家園周刊4版01s001

C2018-11-02潘家園周刊4版01s002

隨著消費者對玉石品質的需求越來越高,經營玉石的商戶也在經歷著大浪淘沙的過程,一些未能經受住市場考驗的商戶不得不選擇轉行。在潘家園舊貨市場內有一家名為九德闐玉的店鋪,它的店主賀海瑩自2004年來到潘家園起就只經營和田玉籽料,即便是面對已經進入價格穩定期的玉石市場,賀海瑩也從未忘記自己經營高端和田籽料的初心,她表示,“做生意就應該把一行做到極致,如果經營的品類太多,難免會顧此知彼”。

“這塊是山料,這塊是籽料,山料是由于地殼運動時把山上的礦石擊碎,后又經過風化和冰雪搬運到了山腳下而形成的,籽料則是山料經河流搬運、被水沖刷篩選后以單塊的形式在河床中堆積而成。”當北京商報記者走進這家名為九德闐玉的店鋪時,賀海瑩正在耐心為進店咨詢的顧客解答山料與籽料的區別,一邊講還一邊拿出山料和籽料讓消費者仔細觀察兩者的不同:“你看這塊籽料,能在表皮上看到自然風化形成的表皮,但山料卻無皮,再加之籽料要比山料稀有很多,所以價格也更為昂貴。”賀海瑩說道。

生于上世紀70年代的賀海瑩老家在有著“玉雕之鄉”美譽的河南南陽,上世紀80年代末,賀海瑩畢業后進入當地的玉器廠工作,正是因為玉器廠的工作經歷,才使賀海瑩決定經營玉石生意。作為大型玉石集散地的河南南陽,每天都吸引著大批的消費者來此進貨,為了順應當地的消費趨勢,賀海瑩決定從玉石批發做起。于是,她和先生兩人用僅有的1萬元開始了自己的玉石生意。

在老家經營了11年后,賀海瑩的身邊興起了一股“進京”的熱潮,不少商戶都選擇到北京拓寬市場和客戶資源。這讓賀海瑩也頗為心動,她說,“一方面我希望能夠為自己的玉石生意打開更廣闊的銷路,另一方面也希望子女能夠在北京接受更好的教育”。就這樣,2004年,賀海瑩夫婦帶著十幾年來攢下的積蓄從河南來到北京潘家園。“因為潘家園市場在北京有著較高的知名度,我在老家時就已經對潘家園的名氣有所耳聞,因此沒有考慮過其他的文玩市場,到北京后就直奔潘家園開了這家店鋪。”賀海瑩說道。

到了北京后的賀海瑩深知,北京的消費市場雖然廣闊,但同樣意味著競爭也更加激烈,她在老家時所經營的批發型玉石顯然無法滿足北京市場的需求。由于翡翠和和田玉都是需要投入大量資金的商品,賀海瑩知道自己只能在其中擇一做精。賀海瑩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我覺得做生意就像做人一樣,應該把一件事做到極致,因此我放棄了經營翡翠以及韓料、俄料等,專攻和田玉籽料,希望能做到精益求精”。

與大多數直接購買成品進貨的商家不同的是,賀海瑩一直選擇帶點“賭石”意味的方式進貨,每次進貨賀海瑩都是從新疆開采源頭的當地人手中購買原石,這也使得她對自己的玉石非常自信。賀海瑩表示,每一塊都是通過原石開出的,隨后再找蘇州、上海、北京等地的玉雕大師進行加工,沒有任何一個步驟假手于人,所以絕對保真。在銷售的過程中,無論是籽料還是山料都會向消費者仔細說明,從不存在用山料冒充籽料的情況。但這種“賭石”進貨的方式在讓賀海瑩對自己玉石品質放心的同時,也令她時常“或喜或悲”。

2011年,賀海瑩和蘇州一位大師以1800萬元的價格購買了一塊原石,但由于賀海瑩的家中有事,這塊原石一直未開,之后幾年過去后,玉石行情開始回落,賀海瑩的這塊玉石也無法再賣出牛市時的高價。她表示,“有時候就是這樣,從表皮上看質地特別好的原石可能開出后并不好,像這樣開出非常好的玉石也由于時機不對而無法賣出高價”。

面對處于調整期的玉石市場和互聯網對實體經濟的沖擊,不少商戶都轉至互聯網經營廉價玉石,也有商戶選擇回鄉轉行,面對未來的何去何從,賀海瑩幾乎沒有猶豫地說道,“肯定會堅持下去的,如果有空閑的資金也會繼續購買原石,隨著玉石資源的日益稀缺,相信高端玉石的價格一定會繼續上揚”。

北京商報記者  宗泳杉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进口冰球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