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周刊 > 產經 > 教育

“課后三點半”落地遇難題

出處:教育周刊 作者:程銘劼 實習記者 劉斯文 網編:段躍 2018-11-01

近日,北京商報記者獲悉,在開展課后三點半托管班后,有老師反映工作時間延長工作內容增多的現象。北京從9月起提供三點半后全覆蓋的課后服務,發布了《關于加強中小學生課后服務的指導意見(試行)》(以下簡稱《意見》),如今已有月余,在詢問了多名家長和老師后,發現在政策落實中存在多方意見,問題逐漸顯現。

托管服務過于單一

據悉,9月起北京的課后托管服務擴大到每周5天,每天2小時。以自愿為原則,提供免費服務。內容以體育、藝術、美育為主,老師可以答疑,但不允許集體上課。

“我們孩子的托管形式就是老師看著寫作業,但班級里那么多孩子,老師估計督促不過來”,一位身處豐臺區的小學孩子媽媽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學校提供的托管服務活動過于單一。

根據政策,北京市要求課后托管的內容與形式為“開展課外活動+提供課后托管服務”。而就目前來看,不少學校僅能提供托管。而且托管質量也在打折扣,據一位看班老師反映,自律性差的孩子就是不停說話,作業根本完不成。

不僅如此,某些“一刀切”的政策也動搖了家長的托管意愿。“學校給了調研問卷問詢托管意見,本來我們可以選擇一周比如三天托管,兩天出去上課外英語班,但現在為了統一管理,要求全都上托管,這與我們想的課后托管服務有出入。”海淀區的一位家長向北京商報記者講述。

另據了解,家長們對于托管服務存在認知偏差,家長希望的托管是有老師為學生答疑解惑,督促學習,最好來點“小灶”。而且有相當一部分家長覺得既然有老師看管,便可以晚接一會兒孩子,甚至6點后再接,與課后托管開展的初衷背離。

師資精力明顯不足

走訪中,發現除了少數小學與高校及社會資源攜手,更多的還是學校老師在支撐托管班。盡管《意見》提出可以通過引入社會優質民辦機構資源作為補充,也可發揮公益組織的力量,將志愿者等分配到各個學校去輔導學生,但由于實施過程倉促,也存在不少問題。

“原本就已經是每天早晨7點到校,下午要延到5點半之后,每天工作近11個小時,這期間一方面教導學生,另一方面還有其他校園活動和大量教研教學內容需要跟進,晚上偶爾還工作,對我們老師來說,真的太累了。”豐臺區一小學班主任說道,家長們希望課后托管的樣式多樣化,附加值更高一些,然而就學校目前的師資和儲備情況,老師們也是有心無力。

據悉,目前部分北京市的中小學校實行輪班制,每個老師都會承擔看管托管班的任務。“這間接增加了老師的額外工作量,下班時間被一拖再拖,私人時間被壓縮,無法照顧家庭和孩子。”一位小學班主任表示。

不僅在時間上老師有怨言,在報酬上也有各自看法。《意見》規定會有市區兩級財政共同補貼,但根據一位不愿透露區縣的看班老師說法:“每帶一次托管班的補貼是50-100元,相對老師的付出來說未免不成正比。”北京商報記者也詢問了為何不盡快引入第三方資源來豐富托管班形態,該老師表示:“一是政策出臺到落地時間倉促,二是對于第三方的篩選和監管沒有明確標準,而且就算有第三方介入,相應報酬歸屬第三方,學校老師卻依然要看管班級。”

三方機構機會模糊

據了解,近兩年由學校和政府來承擔托管責任的呼聲越來越高。教育專家熊丙奇表示,治理“三點半”現象,需要從根本上完善經費保障機制,推進學校管理改革,實施彈性離校。

有業內專家指出,北京市在校內直接提供服務已凸顯了不少問題,在引入校外第三方服務機構時,需要思考的與權衡的,應該更全面更謹慎。而且,北京市大多數企事業單位職工很難在5點半下班,這也就意味著學生在5點半在校托管結束后,仍需要到其他校外機構進行二次托管,剛需問題沒有被完滿解決。

再者,此前曾有一些素質教育機構嘗試以免費或低價的方式與公立校合作,為自身品牌做C端導流,也可為之后的B端合作建立基礎,但因收效甚微而選擇離開。

但另一方面,托管業務的需求提升,對于規范化運營的大機構還是存在比較利好的機會。當然,托管市場自身由于還處于早期狀態,資質模糊、政策缺位、行業規范、師資教研等都有很多問題亟待解決。

北京商報記者 程銘劼 實習記者 劉斯文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进口冰球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