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周刊 > 產經 > 教育

“巨人”的落幕

出處:教育周刊 作者:程銘劼 實習記者 劉斯文 網編:段躍 2018-11-01

C2018-11-02教育周刊1版01s001

10月26日,隨著精銳教育(紐交所上市代碼:ONE)聯合第三方共同收購啟迪巨人教育100%股權消息的落地,昔日北京最大的培訓巨頭落幕了。據稱收購后精銳和巨人兩個品牌和業務將保持獨立,精銳教育創始人兼CEO張熙兼任巨人董事長。從被國字號背景的清華啟迪控股,到內部大改革和高管分崩離析,巨人教育這個北京老字號培訓品牌在多年動蕩后,始終沒有走上獨立上市之路,落得被昔日競爭對手收入麾下慘淡收場的境地,不禁讓人扼腕。

啟迪救局

據悉,巨人教育成立于1994年,在隨后的24年里,從吉他教育輔導班開始,不斷發展壯大。旗下擁有巨人學校、巨人1對1、小巨人、巨人網校和金色湖畔五大子品牌,涉及業務涵蓋教育培訓、教育出版、加盟等。

巨人教育集團是中國中小學教育培訓市場的一面旗幟,創業20余年來在K12領域樹立和積累了一流的品牌優勢、人才優勢、教研優勢、網絡布局優勢,在北京市場更是獨占鰲頭。其創辦人尹雄是中國民辦教育界響當當的人物,也是如今教育圈資歷最深的老人,16歲考入同濟大學,20歲被聘為最年輕的助教,25歲獲得大學講師職稱。1994-2004年是校外輔導機構的黃金發展期,一路引吭高歌的巨人教育十周年慶典更是在人民大會堂舉行。

但很快,隨著互聯網,智能手機,移動支付的興起,很多傳統行業都陸續走向互聯網化。眾多線下教育機構開始尋求線上解決方案,網校、App、微課等新興教育形式層出不窮,倒逼巨人教育要摒棄很多傳統思維的束縛。

2011年,巨人教育就被傳言“要倒閉了”。一是連年虧損不賺錢;二是2008年曾投資巨人教育的啟明創投著急退出。這時,尹雄引入宜信做了管理層回購,解決了危機,掌握了絕對控制權。尹雄回購了妻子劉翰億和啟明創投的股份,持股比例接近百分之百。此后,在巨人連年虧損之時,有過不少資本及公司向巨人教育拋出橄欖枝,開出豐厚的條件意圖并購整合,都被尹雄回絕了。

作為白手起家的創始人,尹雄對巨人教育的感情極為執著。一位巨人高管曾如此評價:“尹校長對巨人的感情是,活要在我手里,死也要在我手里。” 可見不到萬不得已,尹雄不可能放棄巨人教育的控制權。然而這一次,尹雄別無選擇。

在2014年7月,巨人教育終于經受不住營收7億元,虧損2.98億元,負債8億元的窘境,被清華啟迪持股51%正式控股,創始人尹雄失去控制權。

再造失敗

據了解,巨人教育和很多培訓機構一樣,屬于夫妻店模式起家。這種模式節省成本,內部信任度高,在企業創辦初期優勢明顯。但隨著企業做大,家族成員就越塞越多,根本無法用管企業的方式進行有效管理。內耗太大,裙帶關系太多,財務不透明成為巨人教育發展的障礙。

隨著啟迪的入場,清除了巨人教育中諸多的裙帶關系,也為啟迪巨人帶來了發展契機。首先開展的便是大規模內部整改,從全員競聘上崗,到裁員、降低人員成本、調整老師工資等措施,終使啟迪巨人在2015年扭虧為盈。

但這短時間內的大調整,也間接埋下了人員流失的隱患。早年曾在巨人帶過課的老師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2012年前后,巨人的好老師每小時工資能達到其他輔導機構的一倍或更多,所以留下了一批背景不錯的老師,而且老師的課時費和學生人數不掛鉤,旱澇保收。在啟迪隨后的改革中,“一刀切”了課時費,并變相降低了老師薪資。

而且在2016年4月,清華啟迪內部也發生了管理層變動,曾推動啟迪入局的關鍵人物王濟武被選舉為董事長,不再負責啟迪具體事務。不僅如此,啟迪內部還存在國企管理機制,運作效率低,層級僵化,用管理國企的套路管理老師。

種種事情疊加間接讓啟迪巨人的員工失去了信心。早在2013年10月,便有北京巨人學校原校長胡迪、小學部原校長孫樹濤、中學部原校長呂飛自立門戶,與巨人從事同類競爭業務。2016年10月,啟迪巨人旗下大語文團隊鬧分裂,原高級副總裁竇昕帶領團隊離職,另設公司諸葛學堂。啟迪巨人以其私自開辦個人公司、涉嫌職務侵占的罪名在公安機關立案。2017年7月,又有公司高管在內的至少37位老師離開加入樸新。而這個團隊也是目前啟迪巨人旗下畢業院校背景最好,北大清華畢業生最多的團隊。

這多起事件背后,雖然啟迪巨人獲得了相應賠償,但同時,也給學生的授課質量及品牌形象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損失。

隨著名師出走和諸多內部隱疾,2016年起啟迪巨人不堪重負,未能完成6.6億元的業績目標。2017年,形勢愈發嚴峻慘烈。

上市夢碎

銀潤投資曾在清華啟迪控股巨人教育一年后發布公告稱,擬用23億元收購學大教育,而銀潤投資背后的控股股東為清華紫光。也有知情人士透露,巨人和學大整合上A股并非傳聞,可是最后關頭,尹雄放棄了和學大的合作。加上紫光學大的定增被否,巨人的上市夢破碎。

幾年的大起大落中,巨人教育元氣大傷,終落得被昔日競爭對手精銳教育并購的結局,讓人唏噓。盡管巨人經歷了一系列變革,但在精銳教育創始人兼CEO張熙看來,巨人只是缺少一個能夠將整個公司帶出逆境的方法。而精銳便是這個“良方”。在拿下了巨人以后,精銳也在某種程度上獲得了和新東方及好未來一爭高下的資格。同時,未來教培行業格局將會走向寡頭時代。

業內專家指出:政策導向和資本力量正改變著教培行業的格局,K12領域面臨行業大洗牌,一方面,K12在線模式沖擊傳統商業模式;另一方面,巨型頭部企業吞噬中小型培訓機構市場份額,巨人的收購案或許只是開端。

賽伯樂投資集團合伙人程子嬰則指出,由于國家的去杠桿化,導致整個二級市場和一級市場的錢都在縮緊。在錢有限的情況下,大家會更多去關注頭部的項目。在民促法政策逐漸落地和實施中,和國家對K12高度規范及整改的前提下,沒有自造血能力、靠VC輸血的公司會異常艱難。同時,也將淘汰掉一些主營業務不扎實沒有核心競爭力的公司,加速市場的洗牌和優勝劣汰,合并、退出、境外上市或成為存活出路。

北京商報記者 程銘劼 實習記者 劉斯文/文并攝 代小杰/制圖

右側廣告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进口冰球的价格